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猫猫的博客

欢迎到我的小屋来做客,感谢来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岁月旧影(六)  

2015-03-07 06:20:25|  分类: 岁月掠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bg3akr《岁月旧影(六)》
011、卷烟半自动
    上世纪六十年代,物资极度匮乏,商场里空空荡荡,货架子上、柜台里几乎没有像样的商品,有的地方虽有也买不起。那时喜好抽烟的人基本都是通过关系从农村买些烟叶来,抽烟袋或抽烟斗,现成的卷烟很少。有一天,父亲从包里拿出一个木制的小玩意儿,我凑上前去正要伸手,父亲一把抓过来,说:“这是卷烟用的,不是玩意儿。”他这么一说我更好奇了,磨着父亲演示一下,父亲说“我还不会呢,等哪天我练好了给你看。”
    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,父亲突然抽起了白得扎眼的烟卷,他得意地对我说,“像真的吗?这是我自己卷的。”我顿时惊诧万分,难道真是那个木头匣子?接着,父亲摆开架势开始“变戏法”了,第一个步骤往类似传送带的凹槽里放烟丝;第二个步骤将涂着糨糊的纸条夹在凹槽边缘;第三个步骤两手均匀推压一根铁制横杆,当推到尽头时一根像铅笔一样长短的烟卷就“出炉”了,也就是说,每卷一次相当于“生产”出两根烟。这东西太好玩儿了,父亲不在家时我就悄悄拿出来体验,再以后我就接过了给父亲卷烟的活儿,父亲总是美滋滋地把卷好的烟卷晾干、切齐,装进一个金黄色的、带着打火机的铝制烟盒里,神气地说:“这叫家庭牌香烟”。后来,邻居家、同学家,甚至胡同里、大街上,都在用自制的卷烟机“生产”卷烟。
岁月旧影(六) - bg3akr - bg3akr的博客

 012、吃忆苦饭
    “开忆苦会、吃忆苦饭”,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风靡一时,成为那一个时期人们极为热衷的活动,部队、学校、机关、企业、团体纷纷开展,一时间,麸子、稻糠、豆腐渣、野菜都成了稀罕物。
    “开忆苦会、吃忆苦饭”并不简单。先说开“忆苦会”,必须联系、确定一两个苦大仇深的老工人做重点发言,然后如有与会者以家庭为背景对旧社会给以控诉就更好。当时社会上有不少“忆苦”专业户,许多单位开着介绍信排长队邀请翻身当家做主人的典型,在组织者看来,越苦、越穷、越惨,教育意义就越大。再说吃“忆苦饭”,就是模拟旧社会劳动人民所吃的食物,其主料为棒子面、稻糠或麸子,辅料加入野菜,在组织者看来,越难吃、越难看、越难咽,就越能起到教育人的效果。上小学的时候,我们家对面就是一间豆腐房,为准备“忆苦饭”,我曾经往返好几次潜伏在豆腐房后院去“偷”豆腐渣,然后大伙把弄来的东西凑到一块蒸饽饽。吃“忆苦饭”时,同学们都围成若干个圆圈席地而坐,以防止有人把“忆苦饭”偷偷扔掉,每个人发一个灰绿色的面团,当宣布开吃时背景播放着凄苦的乐曲,每个人都默默无语,既不能说好吃,更不能说难吃,在大伙咽得差不多时,同学们会振臂高呼“不忘阶级苦,牢记血泪仇!”
岁月旧影(六) - bg3akr - bg3akr的博客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